欢迎您来到!

刘小乐:中国也有自研创新 不再拿国外过期药来做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外 >
刘小乐:中国也有自研创新 不再拿国外过期药来做
* 来源 :http://www.maplehillbedandbreakfast.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11-18 15:40 * 浏览 :

  刘小乐,担任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生物统计与计算生物学系的终身正教授、Dana-Farber肿瘤研究所功能性癌症表观遗传组学中心主任和同济大学生物信息学系教授并长江学者教授。至今,她教授的学生中已有15个博士或博后在知名大学任教。

  1、我们觉得在未来几十年里由高通量数据生成和大数据挖掘合在一起,真正对于精准医疗非常好,真正做到因人而异,给人个性化的医疗方案,我觉得在癌症里会有很大的发展。

  2、癌症治疗我们知道有化疗放疗,现在有很多靶向药物治疗,还有免疫治疗方法。这三方面的药都是互补的,如果能够针对每一个病人肿瘤性的情况,找到最好的复方疗法,对病人真正起到治疗作用,是我们现在正要做的。

  3、我相信,在中国和美国各大药厂都非常努力。不像早年大家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现在更多是根据癌症里的变异来决定,哪怕这个人得了脑癌,那个人得了肝癌,但如果是同一种变异,也许就可以使用同一种办疗。

  4、我们并不能说治愈所有癌症,但我相信在现在年轻人的有生之年,大部分癌症是可以得到治疗的,也有治疗的。

  5、这些年国内不管是在效率还是创新上真的不比美国差。早些年时候的药企都是做一个和美国一样的药,或是把那边已经过期了的药拿回来做,但这些年中国也有自己研发出来的新药,前景还是很好的。

  在刘小乐专访前,网易科技专访间正在采访康奈尔大学教授赖东。刘小乐一直在侧面静静的听着,留意着过会儿自己应该注意什么。在她上台之前,与主持人讨论了很久到底应该探讨哪些话题,以至于直播时间都错过了。

  刘小乐研究的主要方向是通过整合全基因组ChIP-chip/Seq、核小体定位、组蛋白修饰、基因表达谱、基因组序列等数据,构建计算和统计模型来发现与表观遗传在癌症系统中的调控机制。听上去可能过于晦涩难懂,如果用一句通俗的话来解释:刘小乐研究的所有人都谈“癌”色变的癌症。

  刘小乐研究的方向是通过生物信息大数据挖掘和高通量组学技术来研究基因调控机制和癌症精准医疗。目前为止,刘小乐已经开发了一些被广泛应用和引用的算法寻找因子基序 ;她与同事们发表了第一个高通量人类核小体分布图谱;而且对癌症以及代谢疾病的核受体调控的认识中做出了重要贡献。

  除此之外,刘小乐还热衷于教学,至今,她教授的学生中已有15个博士或博后在知名大学任教。

  对于她的主要科学成就,刘小乐曾很谦虚的表示:很多科学发现并非可以预期,更多的是意外惊喜。实际上,翻看刘小乐的经历,就会知道刘小乐的成功更多的是“有备而来”。

  小学五年级便对生物世界产生了兴趣,并将生物学家梦想植根心中。之后,顺利考上大学生物系,学习遗传学,积累了生物科学的经验。而后又巧合的修学了计算机科学,成为少有的拥有计算机与生物学双学位背景的学生。“用计算机技术来解决医学问题,我当时感觉专为我了一扇门,激动又兴奋。”刘小乐曾这样表示。

  目前,刘小乐正在通过将高通量数据生成和大数据挖掘,做精准医疗,真正的做到因人而异,个性化治疗,尤其在癌症方面。

  刘小乐表示目前癌症治疗主要有化疗放疗、靶向药物治疗。还有免疫治疗方法。刘小乐认为这三方面的治疗都是互补,目前正在针对每一个病人肿瘤性的情况,找到最好的复方疗法,对病人真正起到治疗作用。

  对于大家都好奇的何时能够不再谈癌色变,癌症不再是不治之症。刘小乐解释道,目前人类对癌症的研究正在突飞猛进,而且已经有了相关延缓治疗的方法。她相信,年轻人的有生之年,大部分癌症是可以得到治疗的,也有治疗的。

  对于我国医疗方面的研究,刘小乐表示中国不再像之前只是仿照美国做一个一样的药,甚至直接将过期了的药拿回来做,而是有了自己的研发创新,前景非常好。

  刘小乐:我现在是哈佛大学生物统计系和计算生物学专业的教授,同时也做很多高通量基因组学方面的实验,主要是在癌症精准医疗的方向。

  我们觉得在未来几十年里,高通量数据生成和大数据挖掘合在一起,真正对于精准医疗非常好,真正做到因人而异,给人个性化的医疗方案,我觉得在癌症里会有很大的发展。

  现在我们希望通过我们在科研上对癌症越来越好的了解,能够找到复方用药的办法,比如癌症里大家一般知道有化疗放疗,但现在还有很多靶向药物非常好,哈佛做了很多这方面的研究。表观遗传学,表观遗传是指,我们的DNA都一样,但每个细胞都不一样,这个区别主要是表观遗传上的区别,可以想像,干细胞从山顶滑下来一分化,得了癌症相当于滑雪掉进沟里了,我们怎么可以用表关遗传的药物把这个系统平衡调节一下。我们认为靶向药物主要是去邪的办法。

  我认为这三方面的药很互补的。能够找到针对每一个病人肿瘤性的情况,根据肿瘤微里变异的情况、免疫调控的情况,还有系统平衡到底掉到哪个沟里了,是不是能针对每个病人找到最好的复方疗法,对病人真正起到治疗作用,这就是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

  网易科技:癌症是人类一直在攻克的大课题,很多网友想了解人类什么时候能攻克癌症,另外,攻克癌症面临哪些挑战?

  刘小乐:其实Dana-Farber最开始起头的Sidney-Farber是发明化疗药物的医生,在他的启动下当时美国的尼克松总统发布了国情咨文,希望攻克癌症,做了50年好像还没有解决。当时大家对癌症完全不知道,癌症是很复杂的疾病,在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大家对癌症机理研究差很多,这些年最大的变化是从技术上、数据上对癌症整个机制更加了解,最开始怎么得病的、怎么转移的、怎样有了抗药性,都比原来懂得多,这方面的数据也越来越多了,在国内得了肺癌吃的药,现在有很多靶向药物在临床上使用,有些病人产生抗药性还有第二代药物可用,我们不能说完全攻克,但实际上病人的期延长了。

  有些病人使用一代药只要能用上两三年,也许就能等到下一代药物过来,这样也许会把癌症变成慢性病,不会一谈癌大家就吓死了。

  我相信现在中国和美国各大药厂都非常努力,包括科研院所对癌症研究的发展也非常快。不像早些年大家头疼医头,脚疼医脚,以前是根据部位治疗,到底是肝癌还是脑癌,现在在美国是根据癌症里的变异来决定,哪怕这个人得了脑癌,那个人得了肝癌,但如果是同一种变异,也许就可以使用同一种办疗。

  现在我们觉得就算是同一种变异,但可能免疫的微不一样,或其它系统不一样,可以做得更精准,这就需要更多数据,原来美国的副总统有一个登月计划,也是希望通过、通过公司一起合作,更多投入,以生成更多数据支持科研的发展,希望对癌症有更好的认识。

  我们并不能说治愈所有癌症,但我相信在现在年轻人的有生之年,大部分癌症是可以得到治疗的,也有治疗的,现在还有早期筛查等很多相关科研在做,在国外有很多做液体活检的公司,虽然现在技术上还有些早。技术上也有很多发展,早期筛查很多时候需要技术过关,这方面现在也有很多新的发展,我相信前景会很好。

  网易科技:您刚才谈到精准医疗和整个生命科学领域,在中国创新创业中也常受人关注的领域,您觉得在产业界、投资界、科研界三方应该怎样合理,把更多推到社会、应用到人们的生活中呢?

  刘小乐:现在在产学研结合方面,以前美国大部分都在硅谷,现在我觉得在、纽约、、有很多地方都开始做起来了。

  现在国内有很多高校的老师都出来创业,和基金也有兴趣投这个产业,原先中国大部分生物早期都是在做服务行业,有些是服务于科研院所,有些是服务于国外的大药厂,但这些年中国也有很多自己研发的新的靶点和药,很多新起来的公司也要开始做新药研发,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振奋的现象,虽然这里面可能会有一些泡沫,有一些企业倒下来,但我认为这种大方向常可喜的。

  30年以前的IT行业,中国基本是抄美国,美国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但这些年国内不管是在效率还是创新上真的不比美国差。早些年时候的药企都是做一个和美国一样的药,或是把那边已经过期了的药拿回来做,但这些年中国也有自己研发出来的新药,前景还是很好的。

  以前大家觉得学生物出来都不好找工作,那是因为那时候中国还没有自己正式的生物产业,但这些年还是有变化,包括基因组学、产前检查、癌症筛查,各种其它疾病的预测,包括现在可以真正做自己的创新药物,虽然可能很多公司最后不能做成,但在这个过程中可以形成大。因为有的大公司自己就可以做,有的需要大中各部门协作才能做好,而且在这个中培养出越来越多精英,未来真的会越来越好。

  网易科技:生命科学领域的产业化,您觉得是不是跟我们平时看到的纯互联网创业还是不一样的?

  刘小乐:因为IT这个行业不管是软件还是硬件,都是人自己发明出来的东西,我们对这个系统还是很了解的,但生物是一个很复杂的系统,高校里的科研结果,包括高效里对高通量各种技术的发展,对于将来做制药或是做医疗器械都会非常非常重要,这对于发现的要求就更高。

  但这些年国内科研也成长得很快,我经常看见微信上大家说这一期的《Nature》上有多少篇文章是中国做出来的,包括微信上很多号,有一些好文章我还没来得及在上看见,在微信上就看见有人把大概总结出来,让大家浅显易懂地看到,现在国内科研工作者的条件是二十年前不可想象的,而且国内科研人员工作非常努力,比美国好得多,所以我非常看好科研的发现对产业化发展会有很大的作用。

  刘小乐:我觉得当时我们时机非常好,因为生物信息是新兴科学,它把计算机、统计和生物结合在一起,有时候我们需要跟生物的人谈、有时候跟统计的人谈、有时候跟计算机的人谈,对于女性可能是一个很好的方向,当时我们就决定做进来。

  其实我这些年也培养了一些国内的学生,从真正的能力上来说其实男生和女生并没有太多区别,有时候就是看这个女生有没有这个愿望,觉得这事我能做成,而不是将来靠老公,因为在能力上女生并不比男生差,尤其我们的女同学数理化背景非常非常好。

  相比美国的女同学来说,应该有很多机会能够发展得非常好,纯做生物的话,对于女性需要花时间,女性要兼顾家庭和孩子,可能稍微难一些,但这就是做生物信息非常好的一点,因为我们可以在计算机上做很多事情,做统计模型、写算法,对时间要求不高,不得在(实验室),在家里你照样可以把工作做得非常好,希望能有更多女同学学我们这个专业。

  网易科技:请您预测一下在您这个领域五年后或十年后会发生什么变化?或者您期望会发生什么变化?

  刘小乐:实际上癌症的精准医疗现在就在发生,只是没有那么准,只是在我们Dana-Farber所有病人只要确诊是癌症的,我们都免费给他们做基因组测序,很多病人最后都能够找到可以用的药,或者把它送到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临床药检上,现在国内CFDA(药监局)也在想一些政策让病人能够试更多美国已经过了药检的新药,政策上会有发展。

  五年十年之后,根据每个人自己肿瘤的情况来决定该用的药,包括用什么复方,好几种合在一起的药,我相信这件事情是会发生的。